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护士淫乱—3 完
护士淫乱—3 完
 「真拿你这种人没办法。」千秋耸耸肩把他身上的毛毯拉到腿下。
  千秋拍一下长满黑毛的大腿,看到内裤的中央撑起帐篷,觉得难怪他叫痛苦。
  「很可怕的样子,可是好像从这里拿不出来。」
  拉下内裤时立起的东西挡住,千秋用手指拉内裤这样才得通过。
  这时候出现巨大的肉棒,拉动的弹力使肉棒打在肚皮上后又立起来。
  非常粗大,血管浮出来像网目,龟头发出紫色的光泽,好像马上就要射精的样子。
  「要怎样弄呢?」千秋故意用右手死板板的握住。
  修次轻哼一声,肉棒好像更硬了,露出痛苦的表情说:「握住的手上下移动。」
  「我这样弄对吗?舒服吗?」
  「很舒服,你的手软软的,用的又是右手,所以和手淫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刚才说给别人弄时,左右手是一样的。」
  「我错了,右手好,你的右手太好了。」
  修次露出陶醉的表情说。
  「太好了,肉棒要溶化了。」
  「这样硬的东西是不会溶化的。」
  「这样的速度好吗?还要快一点吗?」
  「不,这样正好,就这样弄下去吧!」修次这样说着活动一下右手。
  手向千秋的方向移动,碰到白衣口,腋下的体温计又掉了。
  「我说过你是不可以动的。」
  「只是一下下,好不好?」手指像在大腿间骚痒似的上下移动,千秋扭动屁股。
  「让我的梦变成真吧!我每天作这样的梦。」还没有说完修次的手指就碰到溪谷的位置上。
  千秋不由己的夹紧大腿,但形成大腿温柔包容修次肉手的结果来。
  「啊……这就是护士小姐的屄的感觉,十九岁真好。」
  因为修次的手指在裤袜上蠕动,千秋不由的蠕动屁股。
  她已经有性感。想到大白天里量体温时和病患做淫邪的事,心里就非常激动,随时有人会进来的紧张感,身体
先有了强烈的反应,不用说早就知道那里已经湿了。
  「护士小姐的这里湿了……」
  修次的声音表示很感动,手指更深入。
  连同裤袜一起插入的感觉,使得千秋忍不住手上用力揉搓肉棒的动作更大起来。
  「啊……我是在作梦,和梦里的情形一样。」
  修次的大腿发生痉挛。
  「啊……要射了……」
  修次挺起屁股,千秋立刻把左手盖在龟头上。」
  和哼声以相同的节奏,有温温的液体射在手掌上。
  从手指间溢出白色的精液,男人的味道使千秋陶醉,同时用左手揉搓滑熘熘的龟头。
  在病房里的那种行为使千秋想起吉田。自从叁星期前的那一次以后,千秋一直想吉田那样的男人,一直到现在
才有修次的出现。
  说起来还是吉田的精力旺盛,不像是住院十天的人,这是自从他和妻子在病房里做的事得到证明。
  到第二次还有记忆,可是第叁次以后就分不出高潮,好像一直停留在顶上。
  当湿淋淋的溪谷被摸弄得倒在床上时,看到在眼前挺立的肉棒,千秋没有经过考虑就含在嘴里,这时候还想起
吉田的太太,当丈夫要射精时,她急忙含在嘴里吞下去,这时候她的头还不停的上上下下。
  这时候千秋正模仿那个动作,嘴里吞着肉棒让头上下。
  吉田的妻子是先把丈夫的肉棒含在嘴里,用吞下精液的嘴爱抚千秋的阴唇,然后千秋还和她的嘴热烈的亲吻,
用这个嘴和舌头去舔吉田的肉棒。而吉田就像在太太的裙子里摸索的情形一样,在白衣里面摸索千秋的阴唇。
  千秋很快就陷入吉田夫妻的官能世界里,这里不是二个人,是叁个人。
  「啊……护士小姐……」吉田发出男中音的哼声。
  「好,好得不得了,可是见面礼这样就够了。」
  摸索阴唇的动作变大胆,另一只手拉下白衣的拉,很大的手从乳罩上抓右边的乳房。
  刹那间千秋的嘴忘记活动,在他的大手掌里感到包容力,和吉田太太的感觉不同,是男性化的包容力。
  「我老婆说过你的乳房很丰满,确实是真的,有重量感。」
  千秋的嘴又开始恢复动作,手直接摸到乳房上,二个手指轻轻揉着乳头。
  「啊,真柔软,柔软又有弹性,我老婆说的一点也没错,这才叫真正的乳房。」
  「护士小姐,现在让我舔一舔乳房吧!我要欣赏十九岁护士小姐乳房的滋味。」
  千秋被推一下才抬起头。
  「吉田先生,我还要弄一会儿。」
  「不行啦,再弄下去会射出来的。」
  「射就射出来吧,我要喝下去。」
  「什么?你愿意喝吗?有了很久一定会很浓。」
  「我喜欢浓的,像你对太太一样的给我喝吧!」
  「好吧!可是我也要喝你的性液。」
  「我还以为是射精的液体,女人是不会射精的。」
  「会的。」吉田说得很自然。
  「在达到高潮时会在阴肉射精,当然里面没有精液。」
  「哦,原来女人也射精,我以前都不知道。」
  「做护士小姐至少要知道一点才行,在将要达到高潮时会这样,和男人的射精一样,不过真正到达高潮时什么
也出不来了。」
  吉田把千秋的身体拉上床脱下鞋。
  「那个也和男人一样,射完之后会有痉挛,你应该知道那样的,痉挛是多么舒服吧。」
  「我们现在就享受那样的痉挛!」
  侧抱着千秋,吉田抚摸左边的乳房,吸吮右边的乳头。
  感到麻痹,可能这是经过百战磨练的吉田的技巧,可是千秋觉得有两个不同的人分别摸她的乳房,吉田说我们
二个人,但千秋觉得有第叁个人。
  吉田的手向下腹部移动,沾满唾液的东西更膨胀耸立。
  用手上下搓揉时感到滑熘。
  当感觉到左边的乳头被拧到时,右边的乳头根被咬。
  电流的快感刺激阴核,实际上没有任何东西碰到那里,但产生手指摸弄舌尖舔的感觉,脐下的肌肉收紧隆起。
  在左边乳头上的手摸一下白衣后向下移动。
  「啊,会弄脏的。」
  千秋仰起头这样想,那个手指刚才还在湿淋淋的地方抚摸,手指上当然会有淫液,那个手指在白衣上擦。
  心里感到震撼,想到自己非常淫邪,可是这种想法又会使自己陶醉,大腿的根部又觉得温热湿润 .
  吉田的手从叁角裤上摸到阴核。
  千秋缩紧身体,因此手指碰到最敏感的肉豆,千秋不由的哼一声。
  吉田抬起头说:
  「不愧是十九岁的阴核,硬得像玻璃珠一样。」
  「我老婆就舔过这个东西,你可能也很舒服,但我老婆会更高兴。」
  「啊……吉田先生……」
  千秋在手握住的东西上慢慢向下移动。
  「吉田先生的这个……」
  「你要吃吗?不过先让我摸一摸你的这里吧!」
  「你躺下来吧!」
  吉田把侧抱的千秋仰卧在床上。
  「白衣会起皱纹吗?」
  「那么脱下来吧!」
  再度拉起千秋的身体,脱了白衣后再躺下。
  白色的长袜和袜带真恼人,湿湿的叁角裤也让人受不了。
  「啊……吉田先生……」
  「这是浅蓝色吗?好像更浅一点。」
  「是薰色。」
  「薰色是带紫色的味道吧?」
  说着脱下叁角裤。
  「哦,真是可爱的毛!」
  手指探毛底。
  摸到肉豆使包皮剥开。千秋忍不住叫一声。这时候她还想到拉下阴茎的包皮露出龟头时,男人会不会有这样的
感觉,那是刺痛冷和热混在一起的奇妙感觉。
  吉田的手指相当用力在那小肉豆上摩擦。
  「弯的豆豆越来越硬也越来越大了,我老婆就把这个东西含在嘴里玩过的。」
  屄向上挺,为了要求更多的摩擦,屄不断向上挺。
  吉田用空的手拉下叁角裤脱下去,手指始终不离开凸出的小肉豆,先抬起左腿然后是右腿。
  「他要来了。」
  千秋在心里想:「这样的姿势不是用手继续抚摸,也不是要插入肉棍。」
  「会用嘴舔。」
  这时下腹部的里面,也就是在膀胱附近产生像涟漪般的振动。
  他的唿吸吹在阴毛上,手指拉二片阴唇。
  「也许我的老婆弄得比我好。」
  手指间上用力,阴核被剥开。
  千秋高兴得大叫,用力缩紧肛门,挺起耻丘,表示高兴。
  吉田的吸吮有节奏感,每一次不由己的肛门上用力,身体也颤抖,乳房以同样的节奏摇动,同样是有重量感的
吸吮,千秋已经开始陶醉。
  吉田第一次插入是在吸吮几分钟后,千秋刚达到高潮的时候。
  唿吸还不平静就一下子插进来,千秋感到昏迷,不只是肉体,精神也混乱,甚至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后
是一直到结束,完全任由吉田摆布,可以说变成了他的玩具。
  不过还多少有一点意识,但也只能维持到第二次。
  第一次是床上,主要采用正常姿势,当然也从正常姿势换了几个姿势,结束时是吉田手伸到屁股下,抬起他的
屁股的伸展姿势,这样用力应该会影响肩上的伤,这是千秋事后才想到,但也许是吉田在咬紧牙关忍痛吧。
  吉田第一次达到高潮时他的痉挛非常长久,正如吉田所说射精后最舒畅的痉挛他能享受很久,而且他的射精本
身就很久,这是因为吉田拿保险套给全身无力的千秋弄她才知道。
  第二次不在床上,他要千秋双手扶在床上或上身躺在床上,有时仰卧有时俯卧,或把屄挺到最高点。
  这一次的结束是她双手放在床上把屁股挺高,吉田一面抚摸乳房一面玩弄阴核,千秋和吉田一样同时出。
  千秋还记得然后又回到床上,可是以后用什么姿势,性交多少,就一点记忆也没有,只知道身体始终在高潮里
徘徊。
  从那一次性感的夜晚已经过了叁星期,这时候出现的就是修次。
  自从吉田出院以后,在叁星期的时间里没有发生值得一提的事,在心里期盼吉田给她的性高潮再次出现,可是
很奇妙的,最近的男女病患都是老实人,千秋的欲望无法排,上班时间到厕所手淫,几乎两天就要一次。
  在平时有意的和患者的身体接触时,叁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会产生反应,可是把露出的手臂碰到病患身上,表
示高兴的人竟然不是很多。
  不仅如此,卷绷带时用乳房压在病患的手臂或肩上,或用下腹部轻轻碰病患的膝盖或大腿也没有像样的反应,
简直就像禁欲的和尚,动也不动一下,不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最近的病患对她的示意完全没有反应。
  可是唯有修次很敏感的发觉。
  「护士小姐的乳房真柔软。」
  在诊疗时的布幔里只剩二个人,修次对千秋悄悄说。
  「你说什么?不能这样。」
  千秋把感激的心隐藏在心里,也用悄悄的声音回答。
  「乳房很美,大概这里也很好吧。」
  修次对她挤挤眼,在衣服上摸她的大腿,而且又从下面伸进裙子里,一下子就摸到下腹部隆起的位置。
  千秋向后退,但内心里是非常高兴,心开始跳几乎想大声叫出来。
  然后到第二天,就是二天前像风化女郎般的手淫,修次的手指伸入连裤袜都湿的大腿根。
  昨天修次说:
  「明天是你的值班,半夜一点钟好吗?是半夜一点,我等你,一定要来!」修次又说。
  千秋感到性急,还有二十分钟,可是从阴唇已经流出来很多淫水,几乎要流到大腿上。
  昨天修次还说:
  「今天我要拼命忍耐,为明天保存下来,所以你也不要性交或手淫。」
  那个修次现在是不是用不习惯的右手,在摸他自己尖硬的肉棒?
  想到这里就更受不了,半蹲下来看自己的那里,从撩起的白裙下,露出湿淋淋的阴唇。
  用中指摸那里,从上往下滑,从手指间到达洞口,稍许弯曲手指,很顺利的就滑进去。
  这样仰头时形成很奇妙的姿势,心里更焦急,快一点……修次的肉棍在这里用力的……
  已经到了界限,好像有看不见的线牵引着千秋走出护理站。
  「你果然来了,我以为你会更早就来的。」
  没有敲门就轻轻熘进去时,修次在床上用小声的说。
  「你在那里不要乱动,先把裙子撩起来给我看。」
  刹那间千秋感到困惑,她感到难为情,让他摸和让他看是两回事,被动的看和主动的看也不一样,而且那个部
分已经湿淋淋的,大概从修次的位置也可以看得出来。
  「你把裙子撩起来给我看里面。」
  「要给你看吗?」
  「对!给我看。」
  「一定要吗?」
  「对!一定要。」
  「是在这里吗?」
  「对,就是这里,面对着我。」修次的声音也有一点紧张,大概今天都在等这一刻,把白色的天花板当作银幕
幻想,有如一日之秋的……
  「那样我难为情……」
  千秋低下头用双手拿白裙的前面,听到修次吞下口水的声音。
  郑重其事的抬起头说:
  「可以了吗?」
  慢慢的向上挺,露出一半大腿,修次的眼光盯住那里不动,千秋想到这里时,屄里立刻溢出淫水 .
  「把腿分开大一点。」
  千秋听从他的话,在左边的大腿根产生温湿的感觉。
  「继续向上拉,还有十公分,还有八公分,护士小姐没有穿叁角裤,只有白色的裤袜掩盖着黑色的毛。」
  修次的表情变了,眼睛圆圆的,头向前伸。
  「你那个是裤袜吗?」」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断了。」
  「这是半裤袜。」
  千秋说着继续向上拉白裙,女人的那个部分出现了。
  修次轻轻叫起来:
  「受不了……我输了……」
  「是你叫我不要穿内裤来的。」
  「我是说了,可是真受不了,我输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不,难得你做最好的表演,分开大腿让我看看吧!」
  「已经分开来了呀!」
  「还要大一点。」
  「什么,还要更大吗?」
  「对,把屁股放低一点。」
  「是这样吗?」
  「啊,看到了,看到了,你的毛不多所以阴唇也看到了,还有那个凸出来的就是阴核吧?」
  「啊,不要那样看。」
  「这样够了吗?」
  「不,就那样走过来吧!」
  「什么?要我走过去吗?」
  「来这里让我仔细看你的屄吧。」
  「啊,难为情。」
  千秋以半蹲的姿势向修次走过去,想到他会看到湿淋淋的样子,可是这样一想就更兴奋起来,淫水流在大腿上。
  修次作出疑惑的表情,眼睛盯在那里。
  「湿了,护士小姐的湿了。」
  「果然是有了性感吧!」
  「那是什么?是我看的关系吗?我看了就有性感了吗?」
  「看到以后这里就性感了吗?」
  修次的右手摸到隆起的部分。
  「啊!真柔软。」
  「为什么这样软绵绵的,而这里是湿淋淋的?」
  「有感觉吗?」
  「嗯,你呢?」
  「早就有了,已经到快要爆发的时候。」
  千秋的阴唇让修次抚摸,她伸手拉开毛毯。
  「啊!好棒!」
  本来不想说这话,但说出来了,那是内心里说出来的真心话。
  修次没有穿内裤,已经完全暴露出耸立的肉棒,千秋好像被吸引过去,脸向那里接近。
  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混杂在汗和尿味里有精液的味道,一定是白天他自己弄过了,但这些都不重要。
  千秋伸出舌头在龟头的边缘舔一下。
  修次发出低沉的哼声,受到哼声的吸引,千秋张开嘴含在嘴里。
  修次的大腿开始紧张,这种紧张也影响到他的手指,手指弯曲挖到右边小阴唇内侧。
  疼痛和快感同时产生,千秋扭动屁股挺起屄,这是迎接手指深入的动作。这时候修次的手指碰到阴核,发出强
烈的摩擦。
  骚痒的快感,千秋的手忍不住握紧肉棍。
  「啊……护士小姐……」修次的声音很紧张。
  「要出来了……要出来了……要射在嘴里吗?」
  「不,不要在嘴里,在你的屄里。」
  「不会有问题吗?」
  「今天是危险期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手臂……」
  「你来上面吧,不然在床下从背后弄……」
  这两种方式都使千秋感到兴趣,记得叁星期前和吉田作爱时,没有用过女人在上的姿势,不过第叁次以后就没
记忆,或许也用过那样的姿势,所以对那样的姿势很有兴趣,但也很想和修次一样采取后面插入的姿势,无论如何,
二十天没有在病房里性交了,每一样都想试试。
  「你喜欢什么姿势呢?」
  「都好。」千秋感到极大的兴奋,也许和吉田那次一样,她会昏过去。
  「因为好久没干过了,快上来吧!」
  修次伸手拉她,千秋摇摆一下,脱了鞋上床。
  拉起白裙骑在修次的腰上,全身因欢喜而颤抖,尖硬的前端碰到湿淋淋的地方,好像不必要用手去导引。
  直接把屁股放下去,感到像钢铁一样时,龟头已经刺进去。
  双手放在修次的肩上,头勐向后仰,电流从背后流过,不断的有电波向上冲击。
  阴核碰到对方的毛。
  不顾一切的开始扭动,抱住修次的头,疯狂的摇动屁股。
  「护士小姐……好好……唔……」
  修次在下面回应,用尽全力向上挺,从结合的部分发出淫靡的水声……【完】